Adele

【安利】歌德/席勒“面对天才,别无自由,只有爱。”

小熊的玩具屋:

slash向注意!


依然是搬运。


这份CP安利,前前后后写了很久,时间顺序也比较混乱,但是简而言之超RIO的来吃吗?




作为前言,挂一下莱辛先生的寓言:
许多个世纪过去了,凤凰又欣然回到世界上。他一露面,鸟兽们立刻将他团团围住。他们瞪着他瞧,他们惊讶不止,他们羡慕至极,还发出没完没了的赞叹。可是不久,连最善良、最友爱的鸟兽也不忍再瞧他,叹息道:“不幸的凤凰哟!残酷的命运使他没有爱人,也没有朋友。他是自己同类中唯一的一个!”
莱辛想表达的曲高和寡,成为大手意味着孤苦终老的含义。本身其实也没啥。问题是……不知哪位天才,把《莱辛寓言》和《阴谋与爱情》放在同一本书里。因此看到这段寓言时,lz默默地往前翻,翻到《阴谋与爱情》序言中介绍作者的部分,不出意料地看到歌德和席勒又在安定地放闪光弹一放十年。两位你们拆莱辛的台拆的开心吗?XDDD


歌德席勒某种意味上可以算黑转粉。不过席勒黑的最狠时也只说爱恨交加,因此能不能算合格黑尚值得质疑XD
歌德和席勒出身天差地别,身处的环境根本是两个世界,因此1788年第一次在各种妹子的牵线搭桥见面后,对彼此的印象非常糟糕。
见面过程中,因为有别人在场,两人保持了基本风度,看起来尚算其乐融融,但一回家,这俩就分别爆发了
歌德先是对女友抱怨了“席勒真人长得一点也不像传说中那样风度翩翩”(歌德大大,你的关注重点何在啊?!)“围观群众都围着席勒转,不像从前那么关心我。”接着又表示席勒的作品让他很不爽,不合他的美学标准,最后下断言“我对他有一种根深蒂固,无法且我也不愿意去克服的反感……就算我们中间隔着整个地球的直径,我都嫌离他太近了!您就让我们站在世界的两极,相互不要再有任何干扰,这对我们都是最好的。” 
席勒这边倒是没口头表达啥反感的意见,但是一窝回到自己的小屋,他就开始狂写:“常在歌德身边会使我心里不快:即使对他最亲近的朋友,他也从不吐露心曲。在任何事情上都抓不住他。我的确认为,他是一个极不寻常的利己主义者。他拥有吸引人、并且用或大或小的关注取悦于人的天才。可是他善于使自己永远处于不受拘束的地位。他表现他的存在,仿佛施恩于人,但是只象一个天神,从不把自己奉献出去——我觉得这是一种彻头彻尾的有计划的行动方式,处心积虑,完全为了在更高程度上享受对自己的钟爱。不该让这样一种人在我们身边生长发展。我格外讨厌他,因为我没法不倾慕他的思想,没法不认为他是崇高的。我认为他如同一个要树牌坊的女人,应当设法让她生个孩子,好在全世界面前狠狠羞辱她。他在我心里引起的是一种爱恨交织的奇怪的混合感情。这种感情跟布鲁图斯和卡西乌斯曾经对凯撒所怀的感情并非不似。我恨不得把他的精神杀死而又从心眼里爱他。”


翻传记看到这封信,在以上那堆激烈的话语之后三个星期左右写的
“要是我在一个荒凉的小岛或者在船上与他(歌德)独处,我当然不怕花时间和辛劳,去解开他性格的这个谜团。可我并非与这唯一的生灵联系在一起,因为世上的每个人,如哈姆雷特所说,都有自己的事,我也有自己的事要做;事实上一个人的纯粹的生命太少,不能把时间和辛劳,耗在去猜透那些难以猜透的人上……有一句大家都懂的话,这就是,使用你的力量。要是一个人发挥自己的全部力量,那么他就不会被别人忽视。这是我的计划。倘若我的情况有一天是这样,即我能发挥自己的全部力量,那么他和其他人就将认识我,就像我现在认识他的精神一样(1789年2月25日)。”
虽然席勒先生并没有玩成荒岛play【喂
但是他在接下来的几年中,显然并没因为自己生命有限而不去分析歌德。
“我久已远远地观察了您的精神的发展过程,并且怀着日益增长的钦佩之情注意到了您给自己规划的道路。”1794年告白信【无误
这封信呢,起缘于席勒想办一本《时序女神》的杂志,他邀请歌德加入写稿圈,歌德同意了,并建议稍后面谈。
歌德先生是个业余爱好广泛的人,涉猎范围包括绘画,颜色学,植物学等等。
席勒所处的耶拿大学当时正好要开一个植物学会议,席勒虽然对植物学全无兴趣,但是听说歌德要去,他还是跑去堵人了。
两个人都表示,这会议简直太无聊了。歌德一退场,席勒立刻跟上。
歌德对会议表示了不满,席勒立刻附和,说我这个外行什么都没听懂,毫无兴趣。
歌德对这个观点非常满意,并告诉席勒,我觉得我讲植物学的方法比这个主讲人靠谱。
席勒立刻回答很好很好,你来讲讲,并顺道把歌德拐进了自己家门。歌德也毫不犹豫地拿起纸笔,在席勒书房里写写画画。据歌德大大repo,席勒听的非常认真,显然完全听懂了。但,等歌德讲完自己对植物学的理解,席勒果断来了句“可你这根本不是经验事实,只是虚构的理念。”
歌德顿时炸毛,开始优雅地开嘲讽,席勒反复与之吵架,等歌德火气上来时再安抚两下。在这个过程中,席勒验证出这样的结论,尽管我们的观点差异极大,但整体观念是一致的。
最终,歌德心满意足地走掉了,并答应席勒按时给杂志交稿。




席勒回家后也没闲着,写了封四页纸的告白长信,详尽分析了这些年来歌德的精神历程,叙述了他对歌德的理解,和自己的仰慕之情。“单单是走上您走的这条道路,这本身也就比走完任何一条别的道路更有价值——而您所作的抉择,犹如《伊利亚特》里阿喀琉斯在拂提亚和不朽之间所作的选择。”(注:拂提亚是阿喀琉斯的故乡)
连席勒自己最后都吐槽“我发现,我这不是在写信,而是在写一篇论文了。”“要是您在我这面镜子里认不出您的画像来,那么请您也不要因此躲避它”
歌德对此反应很热烈:“我这个礼拜过生日,没有哪件礼物比您的来信更令我感到愉快的了”“从那几天起我是怎样也在期待着一个时代的到来”“如今,经过那样一次意外会晤之后,似乎我们将一起继续沿着这条道路走下去。”
席勒很高兴地写了第二封长信,这次的主题是告白+自我剖析。
“我从您来信中看出,在我对您的性格的看法上,我和您自己的感觉是吻合的。我还看出,我开诚布公,倾吐肺腑之言,没有使您感到不快。我们相识虽晚,但却在我心中唤起了某些美好的希望,这再次向我证明,人最好是静候机缘,不要操之过急。尽管我过去曾经强烈地渴望与您建立-—种更亲近的关系,比最热心的读者和他的作家之间可能建立起的关系还亲近,但我现在却充分理解到,您和我所走过的道路迥然不同,不早不晚,只有现在相会,我们才会有收获。但是现在我还可以指望,不管剩下的道路有多么漫长,我们将共同在这条道路上前进,并且将会获益更多,因为一次长途旅行中的最后的旅伴总是最能互诉衷曲的。”
他们从此并肩而行,也真如他们所承诺的那般一起走到了最后。
然而,席勒这封信件的热切下也潜藏着忧虑,他并未向歌德隐瞒“但是很遗憾,……我的身体却有被一场疾病摧垮的危险……我恐怕很难有这个时间了,但是我将做我力所能及的事,如果大厦终于倾毁,我也多半已经将有保存价值的东西从大火中抢救出来了。”
席勒做到了他所说的一切,他死于十年后,已经被疾病彻底侵蚀,内脏损坏极其严重,解剖他身体的医生感叹“他能够活这么长时间简直是个奇迹。”这病痛交加的十年却是他生命中最多产,最耀眼的十年。席勒和歌德一起,坚定而心无旁骛地在他们选定的道路上走下去。
席勒的最后时光是不断做出抉择,不断放弃的日子,他的精力已经不可能维持同时完成那么多工作。1789之后他再没写过小说,1792之后停下了专门的历史研究,1796结束哲学探讨,1798不再担任杂志主编,1799之后几乎不写诗。只专心从事戏剧创作。
席勒一直都非常确定自己需要的是什么,也知道自己该选择的是什么,一直都非常坚定,认定了就拼尽全力去斗争。他一直因为病痛的身体,和时刻可能终结的生命,对能够活着的每一天都比平常人更加热烈,燃烧的更加耀眼,付出的更加无保留。
所以说,这样的席勒,我最喜欢了。




很快,在以上这几封告白信过后,两个人都觉得信件传递太慢了,必须面谈。于是歌德主动提出邀请,要席勒去他家住两个星期。
这大概是德国国民cp的优良传统【无误
马克思和恩格斯在1844年于巴黎重逢时也是,开始只是一起喝杯咖啡,然后恩格斯就跟回了马克思家一待十天。
具体到这两个星期或十天里发生了什么没人知道XD
我就简单地贴一下席勒和歌德分开后相互给对方写的第一封信开头。
席勒:
我又回到这里了,但我的心还一直在魏玛。
歌德:
从我们14天的交谈中,我最尊敬的,我们知道了:我们在原则上是一致的,我们的感觉、思想和活动部分完全一致,部分则有相通之处,从中两个人都将受益匪浅。
所以就说歌德比较矜持一点,而席勒热烈一点,可是我还是觉得歌德那封更没法直视一些XD




接着两个人迅速打的火热,歌德隔三岔五从魏玛跑耶拿来找人长谈(至于席勒不过去大概是因为:1、身体差2、没啥钱)。
对于歌德而言,席勒这里是一个可以逃离魏玛宫廷行政生活的地方,是一个有人能清晰明澈地理解他的地方。他一直以为自己在亲自选定的道路上必将永远孤身一人,但是如今竟然出现了一个与他截然不同,却发自内心地理解他的人。这的确,就是奇迹了。
歌德给席勒的信里我最喜欢的是那次,歌德准备重写弃坑已久的浮士德,他写信要席勒看看残稿“请以一个真正预言者的身份,给我讲述并解释我自己的梦。”
以下讲个欢脱的故事~小标题为:论大fffff团想烧某两个人反被烧的悲催经历。
歌德和席勒开始交往后~~德国文艺界的群众纷纷表示不信他们真的勾搭上了,高呼秀恩爱,分得快【不。很多人坚决认为,这俩只是要出新杂志《时序女神》才做做样子,等杂志完了必定立马分。
要只是如此也就算了,但接下来他们就开始攻击《时序女神》杂志本身,从文艺价值观刷到杂志质量等等,隔三岔五丢几篇文章出来攻击。
歌德和席勒正处于常见的热恋反社会期【不。本来就已经觉得天上地下只有彼此最赞,其他人全是战斗力不足五的渣渣。被围攻后反应非常激烈,歌德大大当即提议对整个圈子开地图炮,好好正本清源洗一下他们的审美观。席勒大大安定地在撰写中的《审美教育书简》里为反击刷理论依据
“艺术家虽是其时代之子,可是若他成为时代的学生或宠儿,那他就糟了。……如同可怕的阿伽门农之子归来,不是为了以其仪表堂堂使得他的同时代人高兴,而是要进行大扫除。”(注:阿伽门农之子特指歌德,因为歌德以此为题材写过剧本。神话传说中,他的母亲协同情人杀了他父亲,他逃亡国外十年,后来归国复仇。)
一言以蔽之,文学家应该是一切时代的同时代人~所以不受当代思想舆论束缚是理所应当的,所以顺便扫除一下你们这帮ffffff团~也是正常的。
歌德提议,对付这帮人用不着长篇大论,就用两行的讽刺短诗欺负欺负他们就得了,席勒开心地答应。
于是乎,两个人就一起坐在席勒家的小阁楼上写诗,你想一句我接一句。每想到一个梗讽刺别人,他们都笑的停不下来。据现场群众repo,在阁楼底下的花园散步,都能听到他们的笑声。
如此这样写了几百首,全德国文艺圈基本上无死角中枪。登在《时序女神》的年鉴上。群众吐槽:这年鉴不如改名叫复仇女神年鉴吧。




年鉴一出,在文艺界里堪称一石激起千层浪,群众彻底乱成一锅粥,歌德席勒两边粉丝团中一部分人也开始相互指责:我家大大本来是好人,才不会干这种开地图炮的事情,一定是你家大大带坏了我家大大~
而引发这一切的两个人,正坐在小阁楼里看大家种种反应,笑的特别开心。
这些讽刺短诗发表时没有署名,因此有一些学者试图去分析哪些是歌德写的,哪些是席勒写的。歌德听到此事,继续开嘲讽:“我和席勒多年相处,共同创作,相互理解,早就水乳交融,密不可分了,这些诗,有时我写第一句,他写第二句,有时反过来,有时我想出意思,他写成句子,这里面怎么能有你我之分呢?德国学者现在斤斤计较哪些是我写的哪些是他写的,这充分说明他们还没有摆脱庸俗的小市民作风。”
#论不考虑cp只考虑个人思想的局限性与片面性#
至此,大ffffff团倒在闪光弹下,全军覆灭~在无数次躺枪后,终于学会绕着这对cp走了XD




#fff团表示某两人太不给活路#
席勒致歌德:“祝贺您,如我所希望的,顺利到达卡尔斯巴特。我很高兴,可以从您不在的30天里减掉四天。”
#这分开的每一天都度日如年的节奏#
歌德致席勒:“这段时期以来,我一直想再见到您,可我的这个愿望总是破灭。”
“昨天不得不匆匆离您而去,我是很想留下不走的,所以一路上心头一直萦绕着一种怅惘失落的情绪”
席勒致歌德:
“假如我能预料到,您在埃森纳赫呆的时日比较长久,那我也就不会拖延这么久才给您写信了。……想到您这样投身于世界,我却坐在我这几扇纸做的窗户板之间,面前也只放着纸张,而我们却居然能彼此熟悉,相互了解,我往往感到奇怪。”
#讽刺短诗相关#
中途一度席勒出版年鉴时,讽刺短诗没地方塞,以为只能零零散散地发表,完全起不到欺负人的效果,两个人对此都很郁闷。
歌德:“我根本不想向您否认,眼睁睁看着我们美丽的空中楼阁这样被破损毁坏,支离破碎,我心里一度曾感到很痛苦。这个主意太美,太具有特色了,尤其是因为我容易死抱住一个主意,一种希望不放,所以现在要我退出,我不能不对此感到忧伤。”
席勒:“我自己也与您同样不忍心和这些讽刺短诗分手。除了这个思想有新意、有特色以外,和您一道完成某一项完整的事业,这个想法对我曾经是很有吸引力的。”
#一边烧fff团一边秀恩爱真是够了喂喂#
后来席勒删了年鉴一篇文章,又逼着书商多挤了几页纸出来,终于把比较完整的讽刺短诗刊登上去了。




从开始办杂志之后,席勒大大一直很忙,1796年,他宣称自己准备开始往坑了n年的华伦斯坦里撒点土。老实说……席勒大大为了这个剧本,连一本《三十年战争史》都写出来了,还混到了耶拿大学历史学教授的职位(虽然大学没给他发过钱XD)。折腾这么久竟然还在挖坑中,实在是让天下蹲坑的群众心寒啊。
才开始动手,他就又有了个充分理由不填坑。那就是——歌德大大的《威廉·麦斯特的求学时代》完稿。席勒大大当即宣称,要用一个月来写长评、四个月来给这部作品做出恰如其分的审美方面的评价。因为:
“我们之间的这种美好的关系促使我把这当作某种至高无上的使命来看待,我要把您的事业看成是我的事业,用我内心的一切真实情感铸成一面思想的明镜,这样,在字面的更高的意义上,您的朋友这个称号我便可以受之无愧了。”
几行之后,他爆出了这句话“面对天才,别无自由,只有爱。”(da? es dem Vortrefflichen gegenüber keine Freiheit gibt als die Liebe.)
歌德大大多年后在他的小说《亲和力》中也引用了这句,但是稍作改动,他把自由,改成了救赎。在女主角的日记里深藏着这句话:面对天才,除却爱情,别无救赎。




歌德对席勒的来信很高兴,开始时他还想立刻回信,但是席勒三四封长信评论连续砸过来,他实在应接不暇,只好回复说:“您的来信就象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声音,对此我只有仔细聆听的份儿。……请您继续介绍我和我的作品认识吧”
席勒果然连写一个月长评。在一封信中,他对歌德提出质疑,质疑为什么小说中许多地方刻意含糊,表述不清。
歌德回信:“我请您不要放松您的努力,以便,我是想说,以便使我摆脱我自身的局限。您看到了那个错误,您完全正确。它来自我最本质的天性,来自某种现实主义的怪癖。出于这种怪癖,我喜欢把我的生活,我的行为从人们的视线中移开。所以我总是喜欢微服私访,宁愿挑选较差的衣服而不愿要好衣服,并且,在和陌生人和半生不熟的人谈话时,宁可谈些不太重要的话题或说些无关痛痒的话,显得比实际上更漫不经心。这样,就把我,我是说,把我放到了我自身和我自己的外表之间。”
歌德甚至说出“由于通达人情的错误是不可克服的障碍,所以万一有什么最要紧的话我实在表达不出来时,我就请您,最后,用您的生花妙笔,亲自将由于受到最奇特的天然必要性的束缚而没有能力讲出来的话添加上去。”
一旦意识到这种表面上的缺陷来自于歌德的本性,席勒立刻断然回答“您称之为现实主义怪癖的那个特性,您根本不应该加以否定。这也属于您的诗人的个性之一,这个特性您必须保持住,这部作品的全部美必须是您的美。”




歌德大大自从订交以来,养成了隔三岔五往耶拿跑的良好习惯。
每当下午四五点钟时,歌德一声不吭地走进席勒家门,随便坐下来看书或者拿笔写字画画修炼隐藏技能,一直到席勒家的孩子发现他的存在并缠着他要礼物为止。到了五六点,鉴于席勒身体不好,歌德就会拖着他出门。在河畔公园的林荫小道上手挽手散步。
散步归来,他们便一直聊天聊到深夜,往往12点甚至1点才结束。




看书信集看的无法直视了好吗!!!!
1794年11月,从订交信算起才三个月。席勒写信给歌德:
“为了能在你身边留下点什么提醒你我的存在的东西,我请求你把随信附上的肖像挂在家里,随便什么位置都好,只要别丢废纸篓就成。”
寄画像这么少女的行为和正常状态一比简直是要ooc到天边去啊QAQ。果然不能跟恋爱中人计较……
席勒给歌德的威廉·麦斯特第五部草稿写了两页纸好评之后说,我能不能在《时序女神》上匿名发表篇差评~然后你来负责反驳。
这种玩情趣游戏的感觉是啥啊!!太理解德国文艺界想烧人的冲动了。
歌德先生素来(相对)矜持,因此当他有次写信结尾突然变得特别热烈“请继续给予我你那可靠的友情和令人感觉美妙的爱意,并请您深信,我对你的心情也是一样的”
译者吓的当场写:我是逐词逐词译的,连句序都没改,以免削弱了歌德写给席勒的这个句子的感情力度。
这事是有前情提要的,歌德当时想向魏玛大公给席勒加薪水,为此他要席勒写封申请信,提出这个要求后他立刻写了上面那句。
译者注释:歌德在计划为席勒做好事之后,立刻如此温暖地表达了自己的情感,显然是出于一种温柔的考虑,以便在席勒的心里激起燃烧的情感火焰,让他感到发自心底的温暖,由此便不会因骄傲拒绝此事。
会打感情牌的歌德大大意外的萌呢~
讽刺短诗发表后,席勒致歌德:
我听到的最荒谬的流言是我被人引诱了才会心神错乱的干下这种事——这流言中唯一值得安慰的是——我的引诱者是您。
你们怎么还不去结婚啊摔!!!!!!!




lz上来一刷,发现又有回复框了,于是拿翻译来混更新充数
因为不会德语,所以是参考两个英文译本翻的,欢迎懂德语者挑刺及糊翻译熊脸
 《幸运所爱者》——席勒,此诗前五节刻于魏玛图书馆的歌德塑像下。【魏玛图书馆到底怎么惹到你们俩了,要被这样一而再再而三放闪光弹……
幸运所爱者
啊!那幸福的人,诸神都爱怜的瞧着他出生
维纳斯珍爱的让这个孩童睡在自己的臂弯中
他稚嫩的双唇为赫尔墨斯雄辩的火焰所点燃
那双眸子,尚未睁开,阿波罗便悄悄将光明放入其中,
朱庇特在威严的前额上盖下力量的标记
他所承担的命运将如神一般
尚未竞争,便已赢得花环
尚未经历人生的苦难,便已学到了人生的智慧
不费力气,优雅女神便已向他微笑
我承认,这个人是伟大的,他用强劲的精神
自我塑造他本身,也压服了命运。
单靠他那强大的美德,他连命运也压得过;
幸运,啊!他永远不会失败,因为美惠女神不许如此
怨恨永不能触及他,他会以勇气战胜它
你坚定的意愿足够对抗那些不值一提者。
当你爱着,并被爱着时,上天恩赐的礼物便这样降落
远方,在朱庇特的领域中,喜爱是一位神明,在爱中也一样。
为情所动的诸神愿意听从——那生着鬈发的青葱少年
真诚的爱那些神吧,因为被爱的快乐将会引起狂喜。
因为神明们,单靠自己的存在,无法幸福
他们的神采明亮,却独有自己无法瞧见,这点不能补救
因此他们多么快乐的为自己拣选单纯洁净的灵魂,
在那温顺的形体里,有着神样的内涵
凡俗中人被自己高傲的期待所欺骗,无法见到他们的来临
一切诅咒的强力都无法触及这些高远的自由者。
那人与诸神之父唤他的雄鹰下落
降到他所宠爱的人身边,载起他飞向天空
任他在高空中追寻自己的意愿所求
他心情欢快,以善良的手编织起
月桂花冠和美妙的飘带
唯有幸运所爱者才能给神明加冕,赋予他们荣誉
阿波罗,德尔菲的胜者,引领着幸福者的步伐
还有那使心灵听从的,“热情”,笑容甜美的神明。
海神在他面前波平如镜,船的龙骨
轻盈地滑行,如同背负着地上王者和王者的命运
怒吼的狮子,在他脚下俯首帖耳,咆哮的海豚,
从深处浮出,温顺地把背部展露给他
(一切野生的生灵都谦卑的服从他,那咆哮的海豚
从深处浮出,温顺并敬畏地把背部展露
他生而为一切美的统治者,和胜利者
只消他静静的走近,如同不朽者,如同一位神明)
莫要嫉妒那幸福的人,如果不朽者赏给他轻易的胜利
或者,如同帕里斯一般,在急难之中,
维纳斯青睐她所亲爱的,曾为她服务过的人
他被那微笑的女神所解救,受到上天的宠爱
我并不嫉妒那被女神抛过黑色的眼罩,蒙住视线的人。
纵然用着火神伏尔坎打造的盔甲与长剑
阿喀琉斯的荣耀难道会因此减损?
在这个凡人身边,盘旋着奥林匹斯山上的
一切神明,他们为了尊重他的愤怒,
叫出色与勇敢的希腊英豪们纷纷被砍杀
把他们的冤魂投到冥河岸边。
不要嫉妒被美神所爱的人
若是他们无需辛劳,生活便如鲜花般美丽
若是,如同野地里的百合花,
他们也不劳苦,也不纺线,却胜过最华美的冠冕
若是什么都没付出,他们依旧美丽
你仍该,不怀嫉妒之心,感受到完满的美
因为同样你也,没有付出任何东西,就赢得了
看着他们,分享他们快乐的权利。
神明把灵气吹入吟游诗人的胸膛
用这灵气,他感染旁人;
神明激发凡人的灵感——可作为回报
神啊,凡人将你自平地上抬高。
哦,天神亲近吟游诗人绝非白费功夫
吟游诗人使自己神化,也让听者变得神圣
繁忙的集市就交给公正来管理
让天平来称量劳作的奖赏!——然后呢?
唯有天神才能明辨欢乐的价值,一切的欢乐都属于他
人们为欢乐的光芒而脸上泛起红晕。
没有奇迹的地方怎会有幸福!
一切的凡人总要经历长大,变化,成熟,
为劳作的时间所打磨,逐渐成形
可美和幸福一出生便已全然长大
和永恒一样成熟——
她们耀眼的完美中没有逐步的变化
没有不成熟的幼年,也没有衰朽的消磨
如同天上的维纳斯一般,地上的维纳斯
也都自黑暗中出生,从那无尽之海中诞育
如同最初的雅典娜,全副武装,力量完全成熟
从那执掌雷电者的前额跃出,
每一个电光火石的思想也都这样从脑海中跃出。
顺便放一些东西:
歌德和席勒未定交时,席勒1790致克尔纳的信:“我一想到关于歌德,我可能给你写了些什么时,我就忍不住要笑。我敢肯定,你一定也据此看出了我的弱点,并发自内心的在笑话我,不过,就这样吧,我很愿意让你知道我的本来面目。这个人,这个歌德,总是挡在我的路上,而他太频繁地让我想起,命运对待我是如何的严苛,他的命运是多么轻盈地载负着他的天才,而我却直到现在,时刻还都得向命运抗争!”
因此我简直觉得,席勒这首诗是在对中二期的自己辩解?
至于写了什么要笑呢,那当然就是诸如这样的“我特别讨厌他,因为我没法不倾慕他的思想,没法不认为他是崇高的。我认为他就像个立牌坊的女人,应当让她生个孩子,好在全世界面前狠狠羞辱她。”
顺便说一下,以上这段是1789年写的,7年之后,1796年席勒又给克尔纳写了封信“我和歌德的产物必然会是个wild bastard(野合的私生子),用这种方式不可能创造出任何合于规则的东西。”
恭喜席勒先生梦想成真【虽然和最初的打算偏差略有些远呢2333
这段话指的是讽刺短诗~难怪后来眼看有可能出版不了的时候那么着急呢XDDDD








歌德先生计划这年夏天去意大利旅行。写给席勒这段话:“为了不让这次长期的分离损害我们的关系,我们现在必须得更加紧密的联合在一起”
以此为由,歌德跑到耶拿来一住一个多月,在此期间的通信基本都是小短笺,歌德还时不时写点小诗什么的寄过去,我看的两版英文通信集,一版是节译的,翻译者十分愤怒的表示又上小诗又扯论文真是吃不消,这段时间的通信只翻了两三封。另一版是全译本,译者机智的绕过了这个问题,把诗歌的德语名放在注释里,让读者自己去歌德诗集查(好吧,我承认,除了迷娘歌之外,我一个名字也不认识……)
歌德先生在耶拿除了写写长诗短诗之外,主要负责怂恿席勒赶紧写be,比如这段“别了,把您的“潜水者”淹死吧,越快越好。这并不坏,现在我已经把我的小情侣投入了火中,您的主角该选择相反的元素。”每次看到都要笑死我。
前情提要是歌德的叙事谣曲《科林斯的未婚妻》中,最终主角死于火焰,席勒当时写了《潜水者》原本没有结尾,只让男主角潜下大海便戛然而止,结果歌德怂恿之后,他补了一小节结尾,萌萌的少年再也没有浮出水面。
眼看将别,在歌德回到魏玛后,席勒也追去魏玛住了一个多星期(你们要知道让病怏怏的席勒大大出个门有多难),并顺便见缝插针找准一切机会告白:“到了瑞士后是否继续前行,您的决定对我也是至关重要的,我怀着焦灼的心情等待着您作出决定。我对人情世故愈是处之淡然,为数不多的友人对我的状况的影响也就愈大,而有着决定性的影响的则是您的音容笑貌。”
歌德这时候倒是不紧不慢了,完全不像个要去旅行的人,给席勒写信说自己最近有冲动把坑了多年的浮士德捡起来:“不过我却希望,您能费神在不眠的夜晚把这件事仔细考虑一下,向我提出您对整体的要求,并用这种方式,以一个真正的预言者的身份,给我讲述并解释我自己的梦。”
我最喜欢这句啦~建立在相互理解基础上的释梦和预言不要太萌~
#如何用一个词秀恩爱#歌德:这件事使我想起了我几年前写的一篇文章,因为我现在找不到这篇文章,所以我就凭我的记忆,按照我现在的(我一定也可以说,我们现在的)信念,把材料整理出来了。(英文:my present point——I may say “our”)
歌德:若是我在耶拿找不到您,耶拿对我会变成一个多么陌生的地方啊!我现在希望尽快到那里去,因为自从我上次被迫离开您之后,我一直处于一种心烦意乱的状态中。
看着席勒抓紧时间告白,给克尔纳写信说也许这是在歌德去意大利前,我见他的最后一面了(这句话至少在不同的情况下出现了两次),而歌德慢斯条理的找一百个理由拖沓,一会说感冒了,一会说魏玛公爵出门在外,自己不方便走开,就是不提准备出发的话,看多了好几次之后我不由得产生了“什么歌德你怎么还没走???”的心情。
席勒致梅耶(歌德一位当时正从意大利回国的友人,是个画家):“我坦白,尽管在意大利逗留更长的时间会给他(歌德)的特定目标带来更大的收获,但在我看来,这种逗留似乎会让那最高也最靠近他的客体受到损失。因此,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亲爱的朋友,请试着劝他早点回来,让他不要费力在远方寻找他在家里已经拥有的东西。”
这种人 妻(x)感是怎么回事啊!!!我又要逆cp了么【喂喂【默默想起施莱格尔那句“歌德对待席勒就像温柔的丈夫体贴神经质的妻子一样。”【所以说正逆是浮云~~~~~~~~~~
拖到八月初,歌德终于下定决心“我出发的时间比原计划整整晚了四周”席勒在临别的夜晚写的信开头则是:“我不知道这封信还能不能在魏玛找到你”歌德一走,席勒第二天就病倒了,我简直已经……无力吐槽
歌德出发,到了法兰克福(歌德的家乡)之后根本是要疯的节奏~~对法兰克福当地的人文环境黑的一塌糊涂~说这里简直没有半点诗的空气,说现在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出来旅行,在这里我找到灵感的几率和在路上遇见凤凰的几率差不多。总之一句话,“如果现在我能回到耶拿您的家里去,谁都甭想轻易再把我拽出来。”
随便截几段歌德在这段时期的信:
“在您宁静的心灵高度上,我总是伴随着您,而风雨大作时,我总想起leutra河的流水声和风声。”leutra是一条流经耶拿的小河。
“昨夜我反复想起您——如同在不眠之夜思及守护神一般——为了支撑我自己,并真的感到,从您的榜样中我得到了力量。”

歌德离开法兰克福后,跑去席勒上中学的地方斯图加特,访问当地的塑像家,在扯了一堆看到塑的赫克托耳斥责帕里斯,看到因爱情而痛苦的萨福,还有当地公爵的胸像blahblah之后,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然而真正击中我的却是您的胸像的原版,它塑造的如此栩栩如生,真令我十分震惊,您身边的那个复制品丝毫没能反映出这个作品的特色。我听说雕塑家要把它改造成大理石塑像,那会是一个相当美的作品”
总之看到这个节奏~我差不多懂歌德先生后来对那个头骨是什么心情了【喂喂
歌德之后还感叹了下,为什么在您身边时我已经见过胸像的复制品,却完全没有如今的感触。【简直废话啦,在真人面前,胸像怎么可能有存在感,只有当事人不在场,塑像这种东西才有意义啦~
席勒先生因病而长期不回信。对歌德关于感伤诗人的问题,他也只说等精神状态好了才能思考,在歌德玩了命一样连写七八封信后,他终于回了:“想到您在斯图加特,我自己不能不陷入一种感伤的情愫中。十六年前,为了见您一面,我什么代价不愿意付啊!将我想到那个地方时所唤起的回忆和情感,与我们现在的关系相比较,让我产生了多么奇异的感觉。”
中二少年对偶像热烈的迷恋终于在16年后冷静下来,成为更理性更清醒的,建立在相互了解基础上清明透彻的关系,确实是会让人心生感叹啊!
顺便讲下席勒先生当年在军校上学的时候,参加了戏剧小组,排练歌德的《克拉维戈》,他演主角。被传记吐槽“诚然,他的演技很差,表演时过于激动,显得慌乱。据说他有一次演克拉维戈,坐在椅子上老是不停的转动着身子,结果使观众们不再注意看戏,他们唯一感兴趣的是主人公会不会从椅子上掉下来。不过大家仍然推举他为学生戏剧小组组长。”我说同学们就是为了让他哪天真的掉下去才让他当组长吧XD
歌德回信:“我觉得我们在生命中相当晚的时候,在我们的思想已经成熟时方才相遇,是最好的。”
一切完美的东西都是一种命定的必然,他们必须经过这么多年的拖延,才能真正相互理解,如同席勒所言“您和我所走过的道路迥然不同,不早不晚,只有现在相会,我们才会有收获。”
收到席勒上面那封信后,歌德决定,因为意大利正在战乱中,拒绝外国人入境,因此他会尽快回来。歌德接下来的信基本上就是日记,每封信附上连续好几天按日期记录的游记,各种对德国和瑞士风景的描绘。
有一次他写信给席勒,说在路上看瀑布的时候,想起您的诗句中所描写的漩涡,我知道您从来没有真正见过瀑布,可您描绘的场景简直和真实情况一模一样。席勒回信说的确,我对瀑布和漩涡这类现象唯一一次的实地观察是在一个水磨坊做的。于是歌德又大大表扬了一把席勒的分析技能XD

11.20,席勒写信给克尔纳:“昨天,歌德毫无预兆的到我家来了,他是从回魏玛的路上折过来的”#——不能多等一天么?——不能。#
匆匆会面过后,歌德回到魏玛,写给席勒的第一封信(日期11.22)大致是这样的,先写:“昨天回来后,我初次去剧院里,坐在您的包厢里看戏,并希望能尽快把您带到这里。”
顺便说一下,魏玛剧院本来是不设包厢的,1796年,席勒去协助歌德排练期间,歌德专门给他建了一个包厢,两个人经常一起坐在这里看戏。
隔了几段又说:“我希望,剧院能因您的存在而变得更好,我也希望,您一来,我就彻底的重新开始工作。”
最后如此结束这封信:“等您来了,一切都会变得最好。”
#烦不烦啊!!!!!!!!!#
这一年以相约会面告终
12.29席勒:“我相信您很快就会摆脱工作前来,带给我活力,勇气,和生命,别了”
12.30歌德:“事实上,我希望接下来整整一年都留在我们的圈子里。”




虽然说这中间还有很多糖,比如歌德拿自己少年不成熟作品去试探席勒之类的2333,然而中间这7年我之前没写,直接跳到1805年结局。










——————————————————————————————


防侵权,版权印标记:https://101707040007115.bqy.mobi